Skip to main content


字根科技总经理:田春峰

错别字在线检查
错别字检查是一项特别需要耐心的工作,我们正在努力中 ...

错别字在线检查使用说明
返回
天津海河传媒中心

媒立方浙报集团中央厨房


浙报集团中央厨房:从平面媒体到“媒立方”
 
 










“中央厨房”案例 之 浙报集团“媒立方”


今天的纸媒编辑部早已或主动或被动地融入了互联网的信息传播之中:现代的PC门户、APP、推送,让新闻的时效比拼已经白热化到0.01秒的等级;一则原发新闻的首次推送,往往快速集聚成千上万“眼球”——打造时效性,是吸引用户、塑造品牌的强有力工具。 

而这也得到顶层的背书:“现代传播能力建设”,早已提上媒体融合的议事日程;习近平总书记“2·19”讲话更是确认“适应分众化、差异化传播趋势”、“主动借助新媒体传播优势”等在构建舆论引导新格局中的重要性。

    那么,如何建立面向互联网的内容生产流程和机制?实现采编流程再造,是决定传统媒体能否真正实现媒体融合的关键所在。



    从浙江日报报业集团(以下简称浙报集团)的实践来看,则主要以“媒立方”融媒体技术平台为支撑,同步推进浙江日报、浙江在线、浙江新闻客户端的融合报道创新,形成指挥、采访、编辑、分发的新型生产体系和工作机制,以及信息一次采集、多元发布、持续传播的现代传播体系。


媒立方是什么
一个信息采集、编辑、分发的融合平台



 从收购边锋用户平台,到建立“三圈环流”的新媒体传播体系,浙报集团在新媒体的发展中积累了较多的互联网资源和产品开发经验。综合几年来的经验和资源,“媒立方——融媒体传播服务平台”应运而生。

  “媒立方平台”分成三个子系统:内容数据仓库及其应用系统、用户数据仓库及其应用系统和新媒体云服务平台。



 浙报集团“媒立方”的三个平台,它们分别对应解决内容、用户和连接方面的问题,形成对浙报集团建设现代传播能力的强有力的技术支撑体系。



媒立方怎么用
一套打破“谷仓”边界的调度机制


 当前舆论场呈现出三元(三端)结构:

一是以传统媒体为主的主流舆论场;

二是以互联网为依托的PC端,主要包括人民网、新华网等主流新闻网站和新浪、网易、搜狐等商业门户网站;

三是以移动互联网为依托的移动客户端,主要包括手机APP和微信、微博等。

实现面向互联网的内容生产机制,就需要打破原有编辑部“谷仓”式的边界,进行三端融合,互相导流,形成24小时不间断的信息流生产模式。

而这除了强大的技术支撑,更考验的是,技术背后的一系列协调、指挥、调度机制。而浙报集团的做法是,以全媒体指挥调度中心和全媒体采编工作流程两个软性体系为主导来进行打通。




    整个浙报集团如何成为包含多兵种的集团军?目前,浙报集团的探索是建立统一的指挥调度体系。

白天值班叫日端,晚上值班叫月端。

日端和月端都有编辑部负责人在指挥部一起研判舆情。


由一个总的调度指挥平台,对采编资源进行统一调配,24小时实时反应,增强多端口协作。日常新闻采编,按照“共享线索、协同采访、全媒体互动、多平台呈现”的要求,由集团副总编辑坐镇指导,进行24小时实时在线指挥。


    与此相配套的,是实行“三会制度”。上午10:00开采编早会,分析研判当日新闻线索,向记者布置采访选题。适合新媒体发布的信息,第一时间向浙江在线、浙江新闻客户端供稿;适合报纸深度报道的选题,向记者明确采访要求。下午,15:00开采编午会,汇总当天采访情况,确定重点选题。晚上,20:30开采编晚会,集团总编辑主持,分析研究最新新闻线索,确定浙报版面安排。



   2.中央厨房:全媒体采编工作流程



      三端融合另一个关键是建立“中央厨房”式的采编流程。浙江日报2016年元旦改版后,实行采编分离,编指挥采。三个端口所有记者稿件,统一发往全媒体供稿平台的稿库,然后由“中央厨房”里的两个编辑中心——浙江日报编辑中心和数字新闻编辑中心按照三个端口的专业要求进行加工。

     “媒立方”中的全媒体供稿平台是全开放的,所有媒体(部门)、分社的稿子都可以上传平台。这其实通过技术手段,打破了“谷仓”之间割裂的体系,形成一个竞争机制:稿件靠质量竞争,好稿子多端采用、多重变现。这个就体现了技术对流程的倒逼机制。



媒立方怎么变一个进化的柔性内容供应体系


      目前来看,随着人工智能、AR、VR等技术的发展,对媒体的互联网内容生产提出了更高的要求,因此,浙报集团的“媒立方”融媒体传播平台的建设,并不是一劳永逸的,而是一个不断进化、演进的过程。它的作用在于用技术的倒逼,打破原有的僵硬体制,实现一个柔性的内容供应体系。

       而这其中要解决的核心问题有三个:

    如何吸引互联网用户,建设新的舆论场:内容、产品、技术、渠道,在新的舆论场建设中一个都不能少。

微博、微信、APP、可穿戴技术等,时刻在拓展用户的阵地,而这又决定了“媒立方”必然要适应新的技术,时刻作出反应。




   新的传播话语体系和传播机制的建立:如何学习、掌握互联网新媒体运营模式和机制,建立适应新媒体时代传播规律和传播话语体系的新传播机制。比如,树立对话即新闻、服务即新闻的理念。

      新的平台与人才融入机制建设:通过培育和改造,打造自己的新媒体应用平台和产品,通过收购、参股等方式进入新的用户平台,而这些平台又怎样与原有的平台相融相辅。更重要的是,如何培养适应新的体系的内容生产人才和运营人才,建立考核引导机制。培养一批拥有新媒体时代的传播知识、传播技能和思维方式的高级人才。

      正如《金融时报》总编莱昂内尔·巴博尔(Lionel Barber)所说:“上世纪七十年代式的运作模式——整个晚上对不同版本做细微修改的做法已死。在未来,我们的印刷制品将脱胎于互联网的内容,而非相反。”

      对于互联网内容生产,还有很多可研究之处。包括新的连接生态、粉丝运营、社群运营,如何让用户参与内容生产,在一个平台上实现内容原始数据的调度、接入,实现可视化新闻,如何接入社会化内容的生产资源,如何更加精准地送达到用户。浙报集团的“媒立方”作为一个用户平台本身,还需不断进化、演变,才能满足新型媒体的需要。